• 滥施留学“逐客令” 美国终将自食其果

  •     近日,美国国务院教育与文化事务局和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发布《2022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指出,在美中国留学生人数已连续2年下滑,而2021—2022学年也是2014年以来首次跌破30万人。
        教育合作是中美人文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扮演着中美关系“缓冲阀”和“减压器”的角色。但最近几年,美国政府基于遏制中国发展的政治算计,炮制各种借口无端打压滋扰中国留学生和华人学者,严重损害中美关系民意基础。
        一是屡次发布“签证禁令”,给中国留学生赴美添堵设障。2018年6月,美国国务院宣布缩减攻读航空学、机器人学与先进制造领域等理工科中国留学生签证。2020年5月,美国反华议员科顿推动“安全校园法案”,鼓动禁止向赴美从事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研究的中国公民发放学生签证。白宫随后发布臭名昭著的第10043号总统行政令,禁止或限制“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中国学生或研究人员持F类和J类签证赴美深造或从事研究工作。拜登政府上台后,并未撤销该行政令,执政半年内至少有500名相关专业中国留学生被无端拒签。美国政府对中国学生痛下狠手,让重视教育的中国人认清了美国无差别遏制打压中国的真实面目。
        二是执法人员粗暴对待、无理遣返中国学生。拜登政府延续特朗普时期的错误做法,导致损害中国留学生合法权益的事件接连发生。去年8月,3名中国留学生持合法签证在休斯敦机场入境时,遭到美方盘查并被遣返回中国,理由竟是其手机里存有军训照片,因而被怀疑有军方背景。还有一名中国留学生入境时遭到美国执法人员无理盘查,在一处狭小空间内被限制人身自由长达50多个小时,期间正常饮食和休息都无法保障,最终被以莫须有的理由经第三国遣返。
        三是重拾“麦卡锡主义”,打击华裔科学家。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启动“中国行动计划”,宣称将调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商业机密窃取和经济间谍活动,将矛头直指在美国工作的华裔科研人员。数据显示,该计划启动后,美国政府发起了2000多项调查,至少提起23起刑事诉讼,数百名华裔科学家遭到调查,数十人因刑事指控被捕。由于该计划打击面不断扩大,导致美国自身科研活动受到严重影响,拜登政府2022年3月叫停了该计划,但美国执法机构打压华裔学者的行动一直没有停止。日前,美国商务部发布多项对华芯片出口管制措施,这些新措施不仅对芯片产品进行管制,还规定包括华裔科学家在内的“美国人”禁止支持中国工厂研制先进芯片,强迫华裔科学家在中美之间二选一。美国亚裔学者论坛近期对1304名受雇于美国大学的华裔科学家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所有心理调查指标中,华裔科学家都显示了强烈的不安和恐惧。
        美国政府对中国留学生和华裔学者滥施“逐客令”,将“小院高墙”越筑越高,想要靠对华封锁的办法维护科技霸权,不仅不会赢得所谓“对华竞争优势”,而且严重背离国际科技合作潮流,无异于自废武功。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留学生及研究人员至少在以科研收入、科技创新、国家安全三种方式提升美国竞争力。2020年在美国科学与工程领域获得博士学位的3.4万人中,17%来自中国。仅人工智能领域就有三分之一的顶尖研究人员来自中国。对科研人员搞种族主义和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大清洗”既不得人心,也无助于美国维持科技垄断地位。美国《外交政策》刊文称,将中国留学生全面排除在美国学术和科研之外并非合理做法,将损害美国的关键比较优势。
        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对天下英才始终敞开大门。《华尔街日报》刊文称,“越来越多的中国和华裔科学家与工程师放弃美国顶级大学的终身职位,前往中国或其他地方,这一现象表明美国对这个推动创新的群体的吸引力正在减弱。”
        英士国际商学院、美国波图兰斯研究所和新加坡人力资本领导力研究所联合发布的《2022年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报告显示,中国排名继续上升到第36位,为历年新高。美国在科技领域一家独大的局面早已不复存在,国际科技竞争多极化格局正在加速形成。
        在全球化时代,美国对中国搞科技封锁、人才封杀不可能得逞。美国不断把科技问题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恣意动用国家机器打压最应受到保护的学生和学者群体,与美国自我标榜的开放自由理念完全背道而驰。这种开历史倒车的行径不仅不会赢得所谓“对华竞争”,只会失信、失德、失才于天下。(据环球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