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稳定了17个月,秘鲁政坛又“地震”

  • 安峥

        在太平洋彼岸,秘鲁政坛又发生“地震”。12月7日,秘鲁总统卡斯蒂略在宣布解散国会后遭国会弹劾罢免,后被警方控制,为期17个月的短暂任期戛然而止。当天晚些时候,副总统博卢阿特宣誓就任,成为五年内第六任总统,也是秘鲁史上首位女总统。

        不过,与2020年秘鲁一周换三位总统的政治纪录相比,本轮危机并不让人惊讶。但外界仍好奇,最新的戏剧性一幕是如何发生的?

    一波三折

        7日,秘鲁人的注意力原本被国会吸引,因为国会计划在当天对卷入多项调查的总统发起第三次弹劾投票。
        但出乎外界意料,卡斯蒂略提前出击。
        当天上午,他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解散国会并成立紧急政府,以重建法治和民主。他提出,新一届国会选举将在最短时间内举行,9个月内将制定新宪法。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包括卡斯蒂略盟友在内的大部分人感到震惊和不满。
        副总统博卢阿特在推特上公开予以批评,至少9名内阁部长辞职以示抗议,武装部队和国家警察发表反对声明,最高法院则认为此举违宪。地区邻国阿根廷给予高度关注,美国官员则敦促卡斯蒂略扭转上述决定。
        就在卡斯蒂略发表讲话两小时后,秘鲁国会作出强硬回应——召开全体紧急会议,以“道德无能”为由,投票通过弹劾动议,解除卡斯蒂略总统职务。
        从101票赞成、6票反对和10票弃权的投票结果看,在国会130个席位中,主张弹劾的议员占据压倒性优势,远超87席的弹劾门槛。换言之,卡斯蒂略的国会拥趸寥寥无几。
        当天稍晚时候,根据秘鲁宪法,现年60岁的副总统博卢阿特接替卡斯蒂略总统职务,在国会宣誓就任。博卢阿特由此成为秘鲁历史上首位女总统。
        引人关注的是,当地媒体称,卡斯蒂略当天离开总统府不久即被警方控制。秘鲁总检察长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称,卡斯蒂略因涉嫌“违反宪法秩序”而被警方逮捕。

    府院之争

        从总统到囚徒,上台17个月后,卡斯蒂略以戏剧性的方式结束任期,吸引世界目光。他因何引发国会不满,又为何陷入泥沼?
        现年52岁的卡斯蒂略出身于安第斯山区一个农民家庭,当过乡村教师,从事过工会运动。去年总统选举期间,他提出修改宪法、加强经济控制、推行矿业国有化、增加医疗和教育投入等主张,受到底层民众支持,以“最大黑马”之姿在第二轮决选中战胜右翼候选人。
        然而,上任以来,卡斯蒂略的执政之路充满坎坷。秘鲁政坛一直动荡,内阁部长走马灯似地更换,矿业公司停产抗议,国内化肥供应紧张,食品价格飙升。卡斯蒂略本人因卷入贪污、以权谋私等多项指控而受到调查,曾在两次国会弹劾中侥幸逃脱。
        “卡斯蒂略被国会弹劾下台并不让人意外。这是国会对其第三次发动弹劾。”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指出,就任一年多来,卡斯蒂略政府磕磕绊绊,动荡不定,政府总理换了6次,内阁部长累计换了六七十次。
        究其背后,徐世澄认为,一是秘鲁府院之争激烈,“一院制”国会力量强大,多由反对派领导,与总统领导的政府矛盾突出,关系不睦。在卡斯蒂略之前,其他右翼总统也屡有被国会弹劾的先例,执政根基不稳。
        二是卡斯蒂略经验和能力有局限。他在出任总统前只当过教育工会领导人,没有在地方或国会任过职。这次,作为曾躲过国会两次弹劾动议的总统,卡斯蒂略有权解散国会。但是,此举触动现任议员的利益,势必引发较大反弹。
        “作为拉美最强劲的经济体之一、世界第二大铜生产国,秘鲁经济基本面较好,自由开放度较高,信用评级较高。但近年来,政局如此动荡,让人有些意外。”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牛海彬说。
        从眼前看,牛海彬认为,卡斯蒂略被解职,与其解散国会的举动有较大关联。在国会眼里,解散国会意味着现有政治力量格局会受到冲击,不确定性上升,无异于一种敌对行为。在此情况下,不仅国会反对派,就连原本倾向于通过谈判来解决政见分歧的议员,也会放弃中立,转而支持弹劾总统。
        从深层次看,卡斯蒂略之所以被解职,“最主要原因可能不是经验不足或用人不当,而是政治斗争。”牛海彬分析道。
        一方面,近年来,拉美掀起反腐风暴,对政坛造成冲击。各国从司法系统到民间团体,都对腐败的容忍度很低。腐败已成为政坛人物一大污点。与前几任一样,卡斯蒂略卷入政治丑闻和法律纠纷,领导人形象受到损伤。
        另一方面,卡斯蒂略走左翼路线,希望在促进社会公平等领域有所作为。但这些举措往往涉及财政资源再分配问题。卡斯蒂略在修宪、矿业国有化等方面的主张会对现有利益集团造成损害。他们在国会的代言人会在政治上反对总统,从而引发政治冲突。
    走向不明

        随着总统下台、副总统取而代之,本轮危机似乎画上句号,但政局能否回归平静?国家经济能否步入正轨?
        历史记录并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多年来,秘鲁政治以危机和混乱为注脚,领导人弹劾罢免屡见不鲜。2016年至2021年,秘鲁接连诞生五位总统。仅在2020年,秘鲁曾在五天内换了三位总统。卡斯蒂略的遭遇或是此前政治危机的延续。
        现实状况同样让人迷茫。秘鲁的通货膨胀率处于几十年来高点。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在全国3300万人口中,约四分之一生活在贫困中。女总统博卢阿特誓言组建更具代表性、更团结的内阁。但观察人士担心,其优势不足以缓解与国会的紧张关系,也无法平息民众存在的挫败感,秘鲁政局不稳或将持续。
        让人略感欣慰的是,7日早些时候,因卡斯蒂略解散国会,秘鲁股市一度暴跌。但在国会投票罢免总统后,市场紧张情绪得以平复,股市收高。
        “秘鲁局势走向如何,现在仍不明朗。女总统能否完成卡斯蒂略剩下的任期,秘鲁会否提前大选,仍是未知数。”徐世澄指出,可以肯定的是,秘鲁经济面临的问题,主要还是由政局不稳所致。
        牛海彬指出,秘鲁左翼和右翼经济路线不同,各有选民基础,在府院各具优势,关系较微妙。如今,卡斯蒂略下台,但左右翼之间的分歧、国家存在的问题仍在。新总统可能会围绕国有化等问题与国会进一步谈判,可能会比以前更多地考虑市场友好路线,而不是分配优先的国有化路线。至于经济走向,秘鲁是拉美太平洋联盟自贸区成员,市场经济国际化和自由贸易持续推进,产业部门较为多元,经济抗打击能力总体较强。
    结构脆弱

        值得一提的是,在卡斯蒂略下台前一天,阿根廷一家法院12月6日就一起贪腐案宣判,判处现任副总统、前总统克里斯蒂娜6年监禁,终身禁止担任公职。
        在这个刚刚掀起“粉红浪潮”的地区,左翼、中左翼政府接连遭到打击,有何意味?
        徐世澄注意到,就地区局势而言,除了秘鲁和阿根廷出现情况外,海地自总统被暗杀以后,凶手至今没有找到,国家处于无政府状态;洪都拉斯女总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国内黑帮组织活动猖獗。应该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拉美各国政治力量分化组合,发展模式正在酝酿新的变化,一些左翼政府的地位仍然脆弱。
        “在拉美地区,无论是左翼、右翼政治力量,还是国家社会结构都有脆弱性。”牛海彬说,政治极化的纷争对各党派领导人的素质,特别是廉政反腐方面,提出更高要求,也成为政治斗争和舆论关注的焦点。这样一来,国家发展的政治经济路线之争,就会被转移到司法斗争舞台,催生弹劾等非常规的手段,政局难免因此动荡。
        不过,总的来说,“拉美地区近100年来局势较为和平,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和武装冲突。”徐世澄指出,2014年,拉美和加勒比地区33国签署文件,宣布该地区为“和平区”。疫情后,中国与拉美地区的合作也蕴含新的机遇。(据《解放日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