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49年前后的“云南王”龙云

  •     “云南王”龙云前半生效忠唐继尧和蒋介石,但当他认识清楚“长官”的真实面目后立刻与之决裂,关键时刻没有把云南交给蒋介石做“大西南反共救国基地”。他选择了云南的新生,也走向了他个人的新生。

    在五华山上与蒋介石对峙

        1945年10月2日凌晨时分,云南市区突然戒严。没等省主席龙云明白是怎么回事,门外一个陌生人送来一封信,龙云拆开一看,是昆明防守司令杜聿明和云南省民政厅厅长李宗黄两人写来的。信上说,奉上峰命令,改组云南省政府,龙云需交出云南省主席一职,调任中央军事参议院院长。
        龙云来不及换衣服,急匆匆从暗道离开公馆,绕过明岗暗哨,上了五华山。那里是云南省政府所在地,有他手里掌握的为数不多的防守卫队。
        日本投降后,当蒋介石以抗战统帅的名义,将滇军主力调往越南河内接受日军投降时,龙云当真了,用来看家护院的滇军除留下二儿子龙绳祖统率的二十四师外,其余由自己的表弟也是得力干将卢汉率领开赴河内。
        上了五华山后,龙云明白这场事变是杜聿明指挥发动的,连杜聿明的上级卫立煌都不知晓。在龙绳祖上山后,龙云发出电报:杜聿明叛乱,以下犯上,令卢汉立刻率部回昆明救驾,同时电令云南各县组织武装力量攻击杜聿明。
        可他不知道,卢汉所部几十万滇军的退路——从河内经云南河口到昆明的道路早已被中央军截断,昆明及周边已经被杜聿明、关麟征的军队牢牢掌控。这时,蒋介石的命令电报一次次发到五华山上:“免除龙云本兼各职,调任军事参议院院长。”
        龙云对此置之不理,指挥卫队据险坚守,再加上他还有几十万战斗力很强的滇军尚在越南,蒋介石不能命令杜聿明强攻五华山。他还没有做好内战准备,不能和龙云来硬的。因此,五华山上下,龙云和蒋介石就这样僵持着。
        在龙云看来,这就是日本投降以后蒋介石发动内战打响的第一枪。其实,随着抗战的进行,龙云越来越认清蒋介石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独裁政策,对蒋介石中央的服从逐渐变为强烈的不满。1941年初,“皖南事变”的消息传到昆明,龙云公开说:“既打外战,又打内战,怎么能打败日本呢?”3月上旬,蒋介石派三青团组织处长、大特务康泽到昆明,要抓进步学生,遭到龙云抵制,康泽未能得逞,悻悻而去。
        1941年11月,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龙云始终暗中支持援助民盟的活动,自己也秘密加入了民盟。抗战时期,龙云控制下的昆明是民主的堡垒。

    策动滇军将领反蒋

        1945年10月5日,远在越南河内监视卢汉的何应钦飞到昆明,杜聿明向他汇报了龙云的强硬。应杜聿明之请,何应钦打电话劝龙云到中央去“休息”。龙云知道他不能代表蒋介石,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就要求宋子文来谈判。
        何应钦随即给蒋介石打电话汇报,蒋介石答应派宋子文来“劝驾”。宋子文到昆明后劝龙云:“军事参议院院长比省主席的职务高,说明中央对你的重视。其他一切,包括你的生命安全,我担保。”宋子文答应了龙云提的几项条件,龙云才答应10月6日和宋子文、何应钦一起飞往重庆。
        龙云离开云南后,国民党军警特务迅速严酷镇压民主运动。10月3日,国民党中央军与龙绳祖的二十四师在昆明北校场激烈交火,二十四师损失惨重。此次事件令龙云切齿难忘,他多次对亲信说:“我并没有和他蒋介石争江山、夺社稷……连我都容不下,蒋介石还容得下共产党吗?”
        到重庆后,蒋介石派陈诚和蒋经国等军政大员到机场迎接。第二天,宋子文约龙云去见蒋介石,蒋介石甚为殷勤,龙云抑制不住愤怒当面揭露:“改组一个地方政府,调换职务,这是很正常的,而你采用这种非常手段,未免过分。”蒋介石急忙拦住话头:“我的指示不是这样的,这是杜聿明搞错了,要处罚。”
        其实,蒋介石不久前离开陪都重庆到西昌,一是为了冷淡被邀请来“和谈”的毛泽东,思考对付毛泽东的办法;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召集杜聿明等人周密布置,以武力解决龙云。10月16日,《中央日报》头条发表蒋介石命令:“杜聿明处理云南问题失当,着即撤职查办。”这样的“处置”显然是给龙云看的。不久,被“撤职查办”的杜聿明被任命为东北保安司令,带着二十几万大军开赴东北内战前线。
        初到重庆,龙云很注意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国共和谈的情况。他每天要找人把《新华日报》从头到尾读给他听。这时,国共重庆谈判“双十协定”签订,蒋介石忙于指挥躲在大后方的军队赶往东北、华北、华东、华南抢占大城市和战略要地,还要借“剿共”来消耗地方实力派,同时忙于“还都”南京。
        龙云离开昆明后,国民党中央军迅速控制了云南,卢汉带领的滇军滞留在越南。11月,为安抚卢汉,蒋介石召他到重庆,其间,他前去拜访龙云。龙云原本希望卢汉能带领滇军杀回云南,但了解卢汉的处境后,希望逐渐破灭,但他不死心,对卢汉说:“入越滇军不可开回(东北)。如国内可以实现和平,可回滇复员;万一破裂,就在越南通电反蒋,打回云南。”
        这时,在越滇军正在等待装船运往东北,卢汉失去对军队的控制,只好准备回到昆明当被架空的省主席,对龙云的要求不好说什么。
        12月,滇军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第九十三军军长卢浚泉及所部五个师师长潘朔端、陇耀等人到重庆开会时,龙云请他们吃饭,两度约他们谈话,对他们说:“滇军千万不能开到东北,应该开回云南……
    力促云南起义

        1946年初,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龙云也被迫回到南京。龙云和自己的部分子女以及随员住在中央路五六号,这里沦陷期间被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占为住宅,条件很好。但是,蒋介石在住宅的四周布满特务,严密监视龙云的一举一动。龙云事实上被软禁,痛苦不安。
        国民党军在山东沂蒙山区进攻解放军失败后,蒋介石多次命令龙云为首的战略顾问委员会拟出“剿共”“戡乱”计划,龙云直率回答:“我只会搞国防计划(指抗日),不会搞内战计划。”
        1948年辽沈战役结束,淮海战场上蒋介石的主力部队又被解放军打进网里,作困兽之斗。蒋介石集团慌作一团,一方面紧急部署长江防线,另一方面命令陈诚和蒋经国到台湾岛经营以修好退路。
        负责监视龙云的特务头子奉命威胁龙云,要龙云和蒋介石一同到台湾,然后把云南打造成“反共救国”基地反攻解放军。龙云惊恐万分,不得不加紧安排逃离南京。
        经过长时间周密的筹划,龙云利用和美国飞虎队老板陈纳德(此时正在中国搞民航运输)的友好关系,经过重重周折,瞒过特务,乘飞虎队飞机逃到广州,第二天逃到香港龙绳武(龙云长子)家。至此,龙云结束了三年两个月的高级囚徒生活。
        到香港的龙云躲过蒋介石派出的特务的多次暗杀,终于在昔日部下的帮助下,启用玉阶兄(朱德)几年前给他的电报密码,和中共中央联系上。
        龙云在香港多次召集追随他的部属,商谈云南起义。他要尚在蒋介石集团控制下的云南省主席卢汉尽快起义。他愿意公开负责领导起义,由卢汉负责执行,还要联合四川的邓锡侯、西康的刘文辉一同起义。
        1949年1月,当上代“总统”的李宗仁托龙云的亲属向龙云致意,邀请他到南京“共商国是”。李宗仁认为桂系上了台,他们终于出人头地了,可以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和共产党和谈达到“划江而治”的目的。
        龙云经过一番思考,决定表明自己的政治主张,他公布了给代“总统”李宗仁公开信,声明接受毛泽东主席所提的八项原则,“……如作困兽之斗,茶毒人民……必中操纵者鬼蜮之伎,江南浩劫必不能免,而兄等亦必同归于尽”。
        龙云所说的“操纵者”显然是指蒋介石。可惜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等不自量力,拒绝在和谈文件上签字。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然后是摧枯拉朽的战斗,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最终没有听龙云的忠告,将自己绑在蒋介石的战车上和人民对抗到底。
        8月13日,龙云同桂系的黄绍竑等44人,在香港发表声明,表示同蒋彻底决裂,号召国民党军政人员认清形势,不要跟着蒋南逃。蒋介石恼羞成怒,下令开除龙云等人党籍,并加以通缉。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平隆重开幕,龙云被列为特邀代表。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龙云被委任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据《新周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