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最高法“收回”女性堕胎权之后……

  • 郑可 陶短房 昭东 王逸

        “陷入深度两极化的美国再次被撕裂。”法新社6月26日的报道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6月24日宣布推翻该院49年前确立女性堕胎权的“罗诉韦德案”判例后,从华盛顿到休斯敦,美国各地民众谴责该裁决的抗议持续不断,保守派势力的欢呼声同样不绝于耳。虽然备受争议,但美国三权分立体制赋予最高法院的地位使其有权在更多问题上做出最终司法裁决,并进一步分裂美国民意。
        在国际上,美国最高法院“开历史倒车”“剥夺女性权利”的裁决遭到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英国首相约翰逊、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一致批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最高法院的判决使美国成为西方世界的异类。
    支持和反对声都很大
        “最高法院向美国已白热化的文化战争投下一枚宪法炸弹,围绕堕胎问题数十年的纷争又燃起新一轮战火。”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25日报道称,美国最高法院6月24日宣布推翻“罗诉韦德案”判例,裁定女性堕胎并非宪法赋予的权利,将决定权交给各州自行裁决。这一决定下达后,美国13个州的堕胎禁令立即生效。到今年年底,美国一半的州会将堕胎列为非法行为。这些地区几乎全部由共和党控制。
        据路透社报道,6月24日,在华盛顿国会山上的联邦最高法院外,堕胎权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分别举行示威活动,大批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6月25日,上千名抗议者再次聚集在最高法院前,大部分是反对最高法院裁决的人士,也有部分是支持者。《纽约时报》称,6月25日晚,最高法院台阶附近似乎有大量红色油漆飞溅,警察称当天早些时候逮捕了两个在安全栅栏上泼油漆的人。
        法新社6月26日评论说,保守派成员把持的美国最高法院开倒车,成为首个“收回”女性堕胎权的国家。这是近几十年来对美国社会影响最深远的一次裁决。《纽约时报》称,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大法官大笔一挥,抹杀了宪法赋予的生育自主权。
        美国政府从总统拜登、副总统哈里斯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纷纷批评最高法院的裁决。白宫新闻秘书卡里娜·让-皮埃尔6月25日表示,总统拜登正在考虑以行政命令对抗最高法院的“极端”裁决。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他6月25日在一次集会上盛赞最高法院的裁决是“宪法的胜利、法治的胜利、生命的胜利”。BBC称,保守派在美国最高法院占6比3的绝对多数,这一局面“得益于”特朗普任期内任命的三名大法官,他当时特别作出过竞选承诺,会任命一些将推翻“罗诉韦德案”的大法官——而这些任命很可能将是他最持久的遗产。
        美国主流媒体6月25日纷纷发表社论,谴责最高法院的裁决。《纽约时报》称,这一裁决是对女性的侮辱,也是对司法体系的践踏。《华盛顿邮报》称,“罗诉韦德案”被推翻使国家走上错误的道路。“我们正在开倒车,回到过去,回到奴隶时代。妇女现在是二等公民。我们这么努力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最高法院要把我们带回去。”
        更令人担忧的是,支持推翻“罗诉韦德案”的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6月24日在意见书中写道,和该案一样,“我们有责任纠正先前判例中的明显错误”,并提及最高法院过去的三个判例,分别涉及夫妻避孕权、同性性行为和同性婚姻受宪法保护的裁决。英国《金融时报》社论称,这些权利都是美国民主运动长期以来追求的目标,最高法院法官的下一步动作才是“真正的危险”。
    国际社会一片批评声
        “最高法院的判决使美国成为西方世界的异类”,CNN 6月26日称,在全球大部分国家都在推动堕胎自由化的今天,美国却“倒退一大步”,在生育权理念上成为西方发达国家中的“异类”,成为波兰、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和巴西等国的“同路人”。
        美国的盟友们也在批评美国最高法院的动向。“美国之音”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发推文指出:“堕胎是所有女性的一项基本权利,必须得到保护。我与那些受到美国最高法院裁决伤害的女性站在一起。”英国首相约翰逊批评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是“向后退的一大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令人恐惧”,“我向数百万面临失去堕胎合法权利的美国妇女表示同情,我无法想象你们此刻感受到的恐惧和愤怒。”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表示,他对这项裁决“感到关切和失望”,它减少了“女性的权益和接受医疗服务的渠道”。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6月25日表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剥夺了数百万妇女的自主权,特别是那些低收入和少数族裔妇女。这是对女性人权和性别平等的巨大打击。
        英国《卫报》6月25日称,美国最高法院近日关于女性堕胎权、户外携枪权的裁决都违背了主流民意。最新的民调显示,只有25%的美国人对司法制度有信心。报道称,这一系列裁决巩固了最高法院作为美国权力中心之一的地位,可能打破行政、立法和司法之间微妙的平衡。英国著名历史学家西蒙·沙玛在推特上写道:“美国民主陷入深深的困境。如果宪法被操纵,它就无法以目前的形式生存下去。”
        “无法妥协”,德国电视一台6月26日评论称,美国似乎成了一个极端的国家,政客们不再寻求妥协,而是在打意识形态的堑壕战。介于两者之间的折中方案在美国没有被讨论过。(据《环球时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