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执念:26年梦一场

  •     从败退台湾到去世的26年里,每年的新年、台湾光复节等日子,蒋介石都要发布文告,内容千篇一律地重申,今年是“反攻大陆”的“决定年”“关键年”,明年是“反攻大陆”的“胜利年”……

        但年复一年,“反攻”却迟迟未动。

    抵制“两个中国”

        蒋介石最早提出“反攻大陆”的时间应为1949年6月。当时大陆虽还未完全“失守”,但国民党军事上已彻底失败。正如其蒋1949年初所认为的,“有台湾在,即使大陆尽失,也可复兴”。
        处于“下野”状态的蒋介石到台湾后,于6月26日在台北召开东南区军事会议,首次提出“反攻大陆”的时间表,即“半年整训,革新精神。一年反攻,三年成功!”为了给将领们打气,蒋介石称这是“最艰苦的阶段”,但也是成功立业“千载一时的机会”。
        朝鲜战争结束后,大陆方面于1954年又提出“解放台湾”,尤其是对台湾地区和美国签署的“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提出质疑,认为美国有“占领台湾”的企图。这一年9月3日和22日,解放军两次以重炮轰击金门,这不仅使台湾当局恐慌,同时也引起世界瞩目。
        美国朝野一片喧嚣,西方世界的舆论更将“九三炮战”称为“台海危机”。这次炮战的发生,更让美国国务院对是否要持续协防金门、马祖等外岛的策略产生怀疑,于是,又开始抛出“台澎地位未定论”等分裂中国或制造“两个中国”的言论。
        1955年,解放军攻占一江山岛,浙江外海的大陈岛以及福建金门、马祖皆暴露在前沿。美方判定解放军即将攻占大陈,继而将进攻金门、马祖,故而建议蒋介石从金门、马祖等外岛撤军,固守台湾,但蒋介石坚决不同意。
        一方面,蒋氏将金、马等外岛视为前线,是“反攻大陆”的前沿,如果失去了这些外岛,等同于放弃“反攻复国”前沿阵地。除此之外,按美方的劝说,将这些外岛交给联合国托管,固然可以减轻大陆对台压力,但也斩断了大陆和台湾直接联系的纽带,造成“两个中国”的局面,这是蒋介石无法接受的。
        当年2月3日,蒋介石主动召开国际记者会,强调不容许任何人割裂中国的立场,痛斥“两个中国”的说法“荒谬绝伦”。他甚至说:“在四千余年的中国历史上,虽间有卖国贼勾结敌寇叛乱之事,但中华民族不久终归统一。”次日,蒋介石又再度宣示,“台湾和大陆本是一体,骨肉相连,休戚与共,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不放弃的“反攻复国”目标

        在蒋介石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总是喜欢拟定时间表。然而,在“反攻”计划表不仅未能实现“反攻”,反而丢掉浙江沿海岛屿、严重影响在军队士气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蒋介石不敢再拟定“反攻”时间表。
        但是,蒋氏依旧不愿放弃“反攻复国”的目标,也不许别人忘记这个目标。1959年5月19日,蒋介石在中国国民党八届二中全会上作了“掌握中兴复国的机会”的讲话。讲话中,蒋介石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现在政府中已经很少有人再谈‘反攻复国’的问题……他们很少自称为‘中华民国’,而多是台湾如何如何了。又说从大陆来台的人,他们也都在漫长岁月中,淡忘了中国大陆上的家园……”
        历数完种种担忧与问题,蒋介石再次列出时间表:“再过十年,超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期限,还不能‘反攻复国’的话,那就任何希望都要破灭了。”这是蒋介石最后一次为“反攻大陆”列出期限。
        至今仍有不少人认为“反攻大陆”不过是一句政治口号。但是,从今天解密的档案看来,蒋介石至少在20世纪50年代至20世纪60年代初,对待“反攻”颇为认真,与“反攻复国”计划配套的措施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蒋介石任命了大陆各省的“行政官长”,比较特殊的是浙江和福建。早在还未从大陈岛撤军的1951年9月,胡宗南化名赴大陈岛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和“浙江人民反共游击总指挥”,具体任务是“秘密策划向大陆东南、沿海发展敌后武力,准备配合国际间局势的演变,由大陈岛发起反攻大陆军事作战”。
        “福建省”更为特殊,该“省政府”名义上的管辖范围为金门、莆田、连江、罗源、长乐等县,实际上管辖范围仅为金门和马祖。1956年7月为适应战时需要,“福建省政府”移驻到当时的台北县新店市(1996年迁回)。长期以来,人们习惯将金门归为“台湾”,实际上,在蒋介石的规划中,“中华民国”至少还管辖着两个省,即“台湾省”与“福建省”,金门属于“福建”。
        除了一套看似完整的行政体系,“总统府”于1954年1月根据蒋介石的指令,设立了“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由陈诚担任主任委员。蒋介石在台26年间,“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设计出1000多种研究方案,却无一能顺利实行。到了后期,许多设计研究人员对“反攻”失去信心,成为领着薪水的闲人。
    “反攻大陆”的硝烟

        即使陈诚等人都已认为“反攻无望”,但蒋介石却反复给军政大员们打气,并亲自参与对“反攻”方案的修订。在此期间,国民党军的确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发动了数次局部的军事“反攻”。
        军事行动大多集中在20世纪50年代,但败多胜少。
        1951年,国民党军800余人分6股分别向广东、福建两省隐蔽登陆,企图发动突袭,结果上岸后被解放军全歼。同年9月4日,“福建反共救国军”370人在福建晋江地区登陆,三天内被歼灭。1952年,大陈岛上千国民党军突袭浙东临海县白沙山岛未果……
        规模比较大的“反攻”发生于1953年7月15日,驻守金门的1万余国民党军在海、空军配合下,由“金门防卫司令”胡琏亲自指挥,对福建东山岛发动武装进犯。这次作战,国民党还启用了伞兵部队空降东山,目标是切断东山岛与大陆的联系。但由于空投失误,有的伞兵落入海中,有的落到解放军阵地被俘。随后,解放军增援部队赶到,国民党军担心被围歼而匆忙撤退,损失惨重。
        不完全统计显示,从1951年至1954年8月,国民党军对大陆沿海地区及岛屿偷袭42次,动用兵力近13万人。至于空军出动飞机对大陆进行袭扰及轰炸,更是不计其数。
        此外,蒋介石手中还有另一张牌,那就是内战兵败时,由李弥带到缅甸去的那支“异域孤军”。“孤军”入缅初期和台湾方面联系还比较紧密,为响应“反攻大陆”,李弥一度令所部由缅甸向云南进犯,一连攻下4座县城,后因解放军援军抵达并发动反击,只得退回缅甸。后来,随着反攻梦破灭,台湾方面断绝了“孤军”补给,任其在缅自生自灭……
    “国光计划”胎死腹中

        20世纪60年代初期,国民党在台湾经过十余年整军经武,战力已提高许多,这让蒋介石有底气重温“反攻大陆”的旧梦。既然“反攻”得不到美国的支持,他便要亲自指导军队研拟“自力反攻”作战计划。
        1961年4月1日,台湾军方秘密成立“国光作业室”,动员三军精英正式启动“国光计划”。蒋介石在日月潭召见“参谋总长”彭孟缉及“副参谋总长”马纪壮时表示:“建设台湾为的是‘反攻大陆’,否则我可以不干。当前革命形势对我有利,过去在台12年,虽有机会,但没有现在的形势有利,再不奋斗打回去,则决回不去了。”
        显然,此时的蒋介石既不指望靠美国援助,也不幻想国际形势变化,他希望靠“国光计划”作最后的奋力一搏。整个“国光计划”包含“敌前登陆、敌后特战、敌前袭击、乘势反攻、应援抗暴”等五类26项作战计划、214个参谋研究案,所有计划都详拟到师的任务层级,甚至包括军队登陆、进攻以及海空军援助的每个地点,也有具体计划。
        军事方面,从1962年开始,蒋介石就开始试图向大陆挑衅,诱发军事冲突。1964年,海上突击行动愈演愈烈,一些小规模袭扰甚至一度得手,蒋介石更是亲自召见突击队员,向他们颁发了勋章和奖金。
        然而,仅仅在4个月后的1964年10月,中国大陆试爆原子弹成功的消息传到台湾,这对蒋介石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
        不久,一次更严重的打击降临:1965年8月6日,台湾军方指派“剑门”舰护送陆军情报队员,准备执行突袭东山岛的计划。由于海军事前对解放军在大陆沿海部署未加重视,致使“剑门”舰被击,损失惨重。蒋介石的“反攻”决心由此遭受重挫。
        此时的蒋介石已年近八旬,有心无力,“国光计划”规模被迫逐年缩减,到1972年,“国光作业室”裁撤并入“国防部作战次长室”。
        1975年4月5日,带着支离破碎的“反攻梦”,88岁的蒋介石走到了生命的终点。(据《新周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