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重创日本大学“第二灵魂”

  • 刘迪

        在日本,大学“建学精神”被称为大学灵魂,而校园文化,则被称为大学“第二灵魂”。但疫情下,这个大学“第二灵魂”正面临严峻考验。
        日本大学校园文化,包括社团活动,各种比赛、公演、“合宿”以及无数规模、目的各异的聚会。这种校园文化,造就了学生丰富的自主性、创造力,让大学生活充满魅力。
        对许多日本大学毕业生来说,即使暮年,他们不会忘掉的大学记忆,是自己归属的兴趣社团。但当下,这个构成校园文化核心的兴趣社团面临危机。多数社团活动停顿,失去集中训练或练习机会。当然,各社团无法招募新人加盟,面临断层甚至崩溃。笔者奉职的大学,各俱乐部“部室”仅存一些物品如乐器、练习器具,不见人迹,其他大学也是同样。不少同学诉说,他们所属的“同好会”“俱乐部”许久没有线下相聚。
        疫情不久后,早稻田大学即发布公示,禁止各种课外活动,至今这些活动仍未解禁。据悉,早稻田大学拥有大学官方正式承认的学生社团500余个,另有3000多未经大学承认的学生社团。这些社团,是大学的“第二灵魂”。在这里藏龙卧虎,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精英辈出。今天,多数社团中止预定活动,陷入停顿,影响最为深远的,莫过是社团文化的断层,许多文化无法传承。
        疫情前,各大学每年举办“学园祭”。学生举办讲演会、演奏会,或开设模拟店,销售饮品、快餐或其他物品。学生可通过这种活动,模拟社会生活场景,体验自主活动的成就感。但2020年,几乎所有大学线下“学园祭”停办,这让许多满怀热情的学生顿挫。今年,各大学线下学园祭并无恢复迹象。尽管有些活动如讲演会可转入线上,但学园祭那种沸腾、投入的热烈现场体验,绝非线上可替代。这种状况长此以往,那些主持“学园祭”的学生领袖经验可能失传,大学的“第二灵魂”即校园文化将遭重创。
        在我看来,日本大学的“Zemi”(演习),也是一种校园文化。目前这种文化也面临危机。“Zemi”一词来自德文的Seminar,有人将其译成“研讨会”或“研究会”。这是一种在大学教师指导下少数学生围绕特定题目调查研究,报告讨论的学习组织。学生从大二或大三开始直至毕业的两三年时间,进入某一教师Zemi,随其学习。
        每一Zemi就是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教师与学生互动形成的学习方式与思维方式。疫情前,每个Zemi都有各种日程,除日常学习外,有欢迎会送别会忘年会等等,也有“合宿”(集中居于某宿舍集体学习),海外旅行,丰富多彩。
        不论学生社团或Zemi,都需要Key person(“关键人物”)。这种人物,并非教师指定,而是在各种活动中脱颖而出。教师往往仅是一个观察者、发现者、引导者。教师需要观察,发现每个学生的特殊素质,从中找到具有领导力的学生。现在,人们发现疫情窒息了校园文化创造的条件,没有给学生领袖脱颖而出的环境。
        《礼记》说,“同门为朋,同志为友”。同在某师门下学习,同一志向兴趣爱好,均是成为朋友的重要机缘。“学缘”与血缘、业缘同样,构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人际关系,对人格形成,社会形成发挥重要作用。但是,疫情重创大学时代两种友人形成重要机缘。
        眼下,日本疫情“第5波”刚刚消退,但疫情专家呼吁要提高警惕,准备迎接“第6波”。如此,各种校园课外活动仍无法全面恢复,这对日本大学的“第二灵魂”的考验仍在继续。(据《新民周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