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国家为啥总想侮辱法国

  • 亦博

        法国,有着大国骄傲,但其国民总是动辄能感到被其他国家侮辱。尤其是英国,因为历史原因,两国算是宿仇,辱起这个大国来,更是肆无忌惮。

        现在,这个骄傲的国家,又一次遭到盟友暴击。一轮新的“辱法”狂潮,在英美等国掀起。

    “不,今晚不行,约瑟芬”

        男人最忌讳“不行”两个字。
        关于历史上最著名的男人,法国人拿破仑,有一个著名的“不行”梗。传闻,有一天,皇后约瑟芬想要和他共赴巫山。拿破仑却拒绝了,还说了一段著名的话:“不,今晚不行,约瑟芬。”虽然并无历史记录证明拿破仑说过这句话,但这依然成为人们——尤其是英国人,讽刺拿破仑不够男人的一个著名典故。
        10月6日那天,英国的《太阳报》用硕大的字号,把这个短语印在了头版上,还把法国总理马克龙,打扮成拿破仑的样子。
        根据这篇头版文章,该报的作者是在讽刺马克龙像拿破仑一样,来不及和妻子亲密,整夜密谋要阻止英国人获得新冠疫苗。而另一份英国报纸《每日邮报》也在同一天的头版,刊登反法报道称,法国威胁要毁掉一些英国人的圣诞节。
        总之,最近英法两国在渔民、新冠疫情问题上矛盾重重。英国媒体上,充斥着这类带有讽刺、攻击性的反法报道。
        而此前不久,英国人还联手美国和澳大利亚,悄悄在法国背后捅了一刀子。
        9月15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英国首相约翰逊出人意料地出现在美国总统拜登身后的屏幕上。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宣布,建立所谓“新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美英将帮助澳方发展核动力潜艇。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撕毁了2016年与法国签订的潜艇大单协议——该协议签署时价值310亿欧元,现在估计价值56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239亿元)。
        更令法国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是从澳大利亚媒体的新闻上得知此事的。当时,距离拜登在白宫露面只剩几个小时了。
        在国际政治中,很少出现如此戏剧性的场面。
        “盟友之间不会做这样的事!”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怒火中烧地说道,“我们以为这种不可预测、简单粗暴、不尊重伙伴的单边主义做法,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接着,法国外长发出了他所能做出的最恶毒的咒骂:“我认为,这是特朗普才会做的事。”
        9月1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下令召回法国驻华盛顿大使,这是1778年法美两国结成同盟以来的头一遭。法国外长勒德里昂称,这一前所未有的举动是“反映了局势的异常严重性”。
        最让高卢人受不了的是,法国国防部称,就在交易宣布被取消的同一天,他们还收到了澳洲同行的来信,称他们对项目进展感到“满意”。
        如果这还不是“辱法”,那什么才是“辱法”?
    “沉湎于光辉历史”的国家

        560亿欧元的“鸭子”飞了,法国人疼在身上,痛在心间。这场风波涉及的不仅是一笔失败的交易,还深深地挫伤了高卢雄鸡的骄傲与自尊。
        用戴高乐将军的话说,“盎格鲁-撒克逊人从未真正把我们当作实实在在的盟友。”1966年,他领导法国退出了北约军事指挥系统,并将北约军队从法国驱逐出去。
        这一次,“盎格鲁-撒克逊人”是否又会在高卢人的怒火面前瑟瑟发抖?情况恰恰相反。按《华盛顿邮报》的说法,白宫的反应只能用“略带轻蔑”来形容,只是派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发了份声明,表示“我们理解他们的立场”;拜登本人被记者追问打算如何修复与法国人的关系,他只轻描淡写地回答说:“他们很好。”
        与此同时,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媒体火力全开,对着法国人疯狂输出子弹,仿佛违约的是巴黎一般。
        “法国面临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我们还是强国吗?” “法国,仍在为全球实力而挣扎” “马克龙挑战美国,即使对一个大胆的冒险者来说也是一场豪赌”……《纽约时报》的多篇文章,把法国从历史到现实、从国际关系到国民心态嘲讽了一个遍。
        “这次失败是法国不自量力的一个例子,”该报写道,“沉湎于光辉历史的法国仍然认为自己在世界上占据着首要地位……这让它在与新兴大国打交道时也有困难,就像老贵族现在被迫与发了财的农民一起吃饭,他觉得这难以忍受。”
        澳大利亚媒体比他们的美国同行粗野得多。“法国闹剧:留着你那没用的潜艇和假愤怒吧,”《澳大利亚人报》义愤填膺地写道,“法国人完全有理由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将损失数百亿美元。但他们没有权利指责任何人不诚实。”
        “法国因潜艇问题召回大使的做法很无礼,”该报称,“法国人的反应荒唐、无理、小气和幼稚,我还要加上傲慢和没记性……一个大国在被抓住裤子的时候,能变得多么小气和幼稚?”
    “辱法”段子笑点多

        从总统到媒体再到网友,“辱法”都辱得如此熟练,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忽如一夜春风来,“辱法”段子遍地开。近几年,“辱法”已然成为了一个热门流行梗,几乎所有社交媒体上都出现大量调侃法国的表情包和段子。
        “出售法国二战步枪,全新从未开火,就摔过一次”;
        “法国三色旗特别实用:复辟王室举左边,搞起革命举右边,对外战争举中间”;
        “法国军队历史上只有在矮子、女人和外国人领导下才能胜利”;
        “没有人能在法国投降前占领巴黎”……
        法军在二战的拙劣表现更是成了这个国家绕不过去的坎,连一向历史不怎么好的特朗普,都曾拿投降梗“辱法”:“你们法国一战二战都太菜了,没有美国参战,巴黎早就在学德语了!”
        英国人编段子“辱法”能力实在太强,专业“辱法”上百年,英语词汇里跟French有关的词,很多都不是什么好词(比如性病叫French disease)。
        这份传统艺能也“福泽”了美国表亲,现代意义上的“辱法”,就来自动画片《辛普森一家》:来自苏格兰的后勤管理员威利被任命为法语老师,但这个苏格兰人压根瞧不上法国人,于是就在课堂上对着学生们大喊:“你好,你这吃奶酪的投降猴子!”
        此词一出即火,英国媒体亦闻风而动,用“吃奶酪的投降猴子”来“辱法”。到最后,这个词甚至被收入了《牛津词典》。
        这次潜艇风波,澳大利亚人同样将“吃奶酪的投降猴子”用作了专栏大标题。政治正确?抱歉,在他们看来,似乎“辱法”才是政治正确!
        法国人也不甘示弱,创作了“英国病”等词汇反击。这一次,法国更是采取了一种特别的“辱英”方式:在召回驻堪培拉和华盛顿大使的同时,却让驻伦敦大使留在原地。法国媒体解释说,这是一种姿态,旨在表明法国认为英国不过是华盛顿的一个小跟班,不值得关注。
        勒德里昂形容英国是“马车上的第五个轮子”(纯属多余);前法国驻美大使杰拉德·阿劳德更加直接:英国人“和往常一样,是美国人的贵宾犬”。
        不同于世仇英国,美国同法国的关系要亲密和睦得多,自由女神像可以作证。关于这座雕像还有个“辱法”的投降梗段子:“为什么法国要把自由女神像送给美国?因为在法国,只有自由女神像是举单手的。”
    法国,又投降了

        正如开篇的段子所说,爱丽舍宫的怒火只持续了一周。
        9月22日,拜登和马克龙通了电话,同意开展深入磋商,重建这两个北约盟国之间的信任。他们还同意10月底在欧洲见面。法国承诺,将派回驻华盛顿大使。第二天,勒德里昂外长同布林肯在纽约会晤了一个小时,他在会后表示,“走出危机”尚需“时间”和“行动”。
        9月24日,马克龙和约翰逊也通话了,虽然被《卫报》评价“氛围冷淡”。目前,只剩澳大利亚总理还在等待。不过看澳洲媒体群情激奋的态度,莫里森对巴黎的电话也并不怎么着急。
        法国总统用行动证明,《纽约时报》的揶揄全都说对了。毕竟,美国已经不是第一次抛弃法国了。
        这一次,似乎很多法国人自己都有点愤怒于马克龙的不争气了。
        “2016年,我们谈论的是世纪合同。今天,是世纪耻辱,是一记耳光,是外交、经济和工业上的特拉法尔加。”法国共和党国民议会议员菲利普·戈瑟兰说。特拉法尔加是指1803年爆发的一场海战,这也是以英国为首的第三次反法同盟与拿破仑的一场战争。结果是,法军海军失败,从此一蹶不振。(据《Vista 看天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