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约如何输掉阿富汗战争

  •     法国《世界报》网站5月1日发文称,虽然塔利班在今后数月内的胜利只是可能,但北约的失败已因拜登宣布美军全部撤离的讲话而得到确认。
        罕见的进步(妇女权利、新闻自由)近年来受到威胁,并因西方军队的最终撤离而将快速消失殆尽。投入了2万多亿美元、付出3000多名士兵被杀及数万人受伤的代价,作为全球第一大军事联盟的北约怎么就会输掉了这场战争呢?很少有相关的公开辩论,尽管我们在今后数月和数年里将承受其后果。
        将我们的失败归因为阿富汗是个特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难道阿富汗不是“帝国之墓”吗?与这些老一套说法相反,我们认为,这场失败和在叙利亚、伊拉克及利比亚的溃败一样,是一种错误战略、一种带有偏见的世界观和无效干预机制的结果。这里有多个因素显得至关重要。
        首先,北约的打算就是将阿富汗变成一个遵从其地方主义利益的部族国家。从一个经历了革命潮流、顺应一场快速社会变革的国家那里,西方人只记住了“传统的”阿富汗形象,并对任何国家权威都持保留态度。与此相反,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阿富汗所表达出的国家需求,特别是在司法和警察方面。不幸的是,北约从未将此看成是头等大事。
        其次,北约从未努力搞清楚叛乱。大多数专家和军人对其所运用的“部族的”“种族的”等形容词意味着对这一运动的现实严重缺乏了解。更主要的是,筹建一种可替代的司法系统、各个地区间的官员轮换、以阿富汗百姓为目标的有效宣传或许原本可从2003年起让有可能叛乱的军事和政治领导人警醒。
        这种盲目性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某些灾难性的战略决策,尤其是没能预测到塔利班在东部和南部普什图族人区域之外的推进,和对乌兹别克斯坦人及塔吉克斯坦人的招募。另外,美国没能提出一种协调战略。自从美国开始出兵以来,巴基斯坦政策就是阿富汗问题的核心。
        尽管北约在阿富汗本土的各种行动产生了瓦解塔利班的作用,但塔利班领导人因免遭美国打击而受到了保护。
        此外,在整个司法范围以外的特别军事行动不断增多是阿富汗百姓转变的一个重要因素。
        最后,指导种种“国家建设”政策的是一种新自由主义观点,它使得西方大企业,主要是美国的,得以截取援助资金。一连串的外包做法使得获取合同缺乏真正的竞争。
        除了上述情况,北约内部的种种困难或许也可为这一历史性失败添上一笔。(据参考消息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