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将派航母舰队首航亚洲,战略重心转向“印太”

  •     英国国防部近日宣布,由“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率领的英国海军舰队将于5月启程,前往亚太地区,沿途将经过40多个国家,任务期长达7个月。英国防部称,此次行动是“英国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倾斜的一部分……它将帮助实现英国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加深接触,以支持共同繁荣和地区稳定的目标”。
    英国再次拥有
    可用航母作战力量
        英国是传统的海洋国家,航母力量一直是其军事建设的重点。但是自2014年“卓越”号航母退役后,英国在航母战斗群方面一直处于空白,即便是2017年“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入役后,由于故障不断,一直未能形成有效战斗力。直到今年1月4日,英国才正式宣布“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的各作战要素基本到位,航空母舰、海军航空兵、水面护航舰艇、全体官兵以及其他作战系统等完成了协作整合,具备了首次初始作战能力。
        从性能来看,“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是英国海军有史以来建造的最大航母,满载排水量6.5万吨,采用独树一帜的双舰岛设计。由于该舰在作战设想中主要依靠弹射起降战斗机来应对高烈度空中威胁,故而选择了美制F-35B垂直起降型战斗机作为舰载机,因此也使得该航母成为世界上吨位最大的“滑跃起飞、垂直降落”型航空母舰。根据计划,“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预计将在2023年形成完全作战能力并参与全球部署,成为英国未来的远洋主力。
        尽管“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被英国赋予了较大的期望,但仍存在诸多短板和缺陷。例如,该航母上可搭载的战机太少,目前英国只有一个舰载机中队配齐了12架F-35B,远不能达到40~50架飞机的要求,这将严重制约了航母战斗力的发挥。此外,英国当前舰船力量也无法有效提供航母所需要的“随从”阵容。据称,此次前往亚洲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将包括2艘45型驱逐舰、2艘23型反潜护卫舰、1艘维多利亚堡级综合补给舰,以及1艘配有“战斧”潜射巡航导弹的特拉法尔加级攻击核潜艇等7艘舰艇,几乎占据了英国皇家舰队主力舰船的半壁江山,未来战斗补充潜力极大受限。因此,正如海军专家维克托·马卡罗夫所说,“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战斗群更像是失去“海上主宰”地位的英国用来展示身份的面子工程,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脱欧后
    英国“印太”转向意愿强烈
        近年来,“印太”成为受到多方热捧的地缘战略概念,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纷纷加以推动塑造。对英国来说,曾在印度洋-太平洋一带拥有广阔的殖民领地,去殖民运动后也保留了一些“遗产”,因此自认为在印太地区仍有“帝国遗产”可以利用。此外,目前英国也实质参与了印太地区诸多安全合作机制,如“五眼联盟”(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五国联防”(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因此对转向印太有着强烈的意愿和充足的动力。
        尽管英国并没有发布正式的印太政策文件,但其在印太地区的布局和动作丝毫不逊于其他欧洲国家,特别是在军事领域更为活跃。例如,近年来英国加紧了与地区国家达成军事合作协议安排:2017年,英国先后与日本达成防务物流协定,与菲律宾达成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与越南达成防务相关合作谅解备忘录;2018年,英国与新加坡达成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2019年,英国又与印度达成防务设备备忘录;2020年,英国在遭受疫情冲击财政紧缩的背景下,仍追加165亿英镑的投资用于支持英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行动,并称要在中国南海一带建新军事基地。
        此次英国派遣“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编队首赴亚洲进行巡航,就是其提出的参与印太地区事务计划的第一步。据了解,此次“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舰队的航程从地中海到红海,从亚丁湾到阿拉伯海,经印度洋到太平洋,航程约26000海里,沿途访问40多个国家,其中包括在地中海上和法国航母“戴高乐”号并肩航行,在印度洋上将与印度军事力量进行一系列联合演习,在太平洋上和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一起参加纪念“五国防务安排”50周年的演习等,这些都凸显了英国明显加大了将战略重心从欧洲调整转向印太地区的力度。
    难以实现的“全球英国”构想
        实际上,英国早在脱欧之前,就开始计划打造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崭新大国,在国际上扮演重要角色。2016年10月, 时任英国首相的特雷莎·梅在保守党会议上的讲话中,首次提出“全球英国”战略构想, 强调伴随着“脱欧”英国应重新定义自己, 主张英国要“超越欧洲”并在更广阔的全球层面担负新角色, 以重新获得全球身份及影响力。
        而随着印太地区战略地位的不断上升,英国开始将该地区作为实现其“全球英国” 构想的主要试验田,不断派出军舰开赴印太海域开展或支持所谓的“航行自由”,这也成为英国“强化”在印太地区存在的方式之一。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在宣布派遣新型航母赴亚洲航行任务时说,“当我们的航母战斗群启程时,它将为全球化英国摇旗呐喊——展现我们的影响力,展示我们的力量,与我们的朋友接触,重申我们致力于解决今天和明天的安全挑战”,充分显示了英国希望能以“秩序守卫者”“同盟贡献者”“公正调停者”“平等对话者”等身份,在印太地区一展身手,从而最终实现“全球英国”的战略目标。
        客观上讲,英国将“印太战略”作为建立全球英国的核心内容,有其自身的逻辑。一方面,作为曾经称霸全球的老牌帝国,脱欧已使英国在欧洲地区声誉、信誉、好感度受损。英国在脱欧之后,绝不甘心被边缘化,而将外交和国防重点转向印太地区,可以提高“日已落”帝国日渐微弱的影响力。另一方面,英国加大对印太事务干涉力度的背后有也着追随美国,与日美等加强安保合作,以制衡遏制大国崛起的战略考虑。
        从本质上看,“全球英国”构想立足的是国际政治权力, 目的是在地缘政治竞争激烈的时代通过“结构”和 “工具” 来保护和投射英国利益,重振英国的全球地位。作为欧盟外的欧洲大国、北约领军国家、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七国集团(G7)成员,英国在外交、安全、政治等方面仍有可观的战略资源。但是,由于英国在“抱负与能力”之间存在较大的差距,力不从心的窘境使英国在印太转向方面能走多远是一个极不确定的问题。
        此外,如何处理不断上升的中美竞争博弈也是英国在印太转向中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英国不能理顺本国在中美战略竞争中的定位,盲目追随美国,,不仅会给整个地区安全稳定带来不利因素,也将会对其“全球英国” 构想实现造成重大损害。(据澎湃新闻)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