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国搅和印太欲何为

  • 方晓志

        进入4月后,法国海军动作频频,派遣军舰万里迢迢来到印度洋、太平洋展示军力,举行和参与该地区的联合军事演习。4月5日至7日,法国与美日澳印在孟加拉湾举行海上联合军演;4月25日至27日,将与印度、阿联酋一起在阿拉伯海演习;随后,法军舰艇还将前往西太平洋巡航,为5月份的美日法联合军演作准备。
        一系列举措表明,法国正积极推进其所谓“印太”战略,不断扩大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无疑会让本就复杂的地区局势掀起更大的风浪。
    自诩“印太国家”
        法国虽然地处欧洲,却在南太平洋拥有法属波利尼西亚、新喀里多尼亚、沃利斯及富图那群岛,在印度洋拥有留尼汪岛、马约特岛和克尔格伦,如果再加上加勒比地区的海外领地,其在印太地区的专属经济区面积达1100万平方公里,约占其专属经济区总面积的62%,有约150万法国公民生活在印度洋-太平洋领地上,因此,法国将自己定义为“印太国家”。
        为了体现其“印太国家”身份,法国于2019年5月推出《印太防务战略》报告,全面论述了印太地区的安全形势、法国的“印太防务战略”及法国将采取的行动,表示将通过建立多层次战略伙伴关系网,积极参与地区国家的防务合作与联合军事演习,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军事投送能力,以维护法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提高法国在地区事务中的话语权,在“印太”新格局中彰显法国存在。
        因此,在地区安全合作机制构建上,法国除每年高调亮相香格里拉对话会、东盟地区论坛外,还积极参加“瑞辛纳对话”安全论坛、亚太情报首长会议(APICC)、印度洋海军论坛等机制,不断与地区各国建立广泛合作关系。在军事力量部署上,法国国防部将印度-太平洋地区划分成几大“责任区”,部署了近8000名士兵和数十艘战舰,占据法国在海外永久军事部署的近60%。此外,法国多次派出包括“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拉菲特”级驱逐舰在内的战斗舰赴印太地区亮相。
        总体上看,法国一系列举动,是根据国际形势发生的重大变化而相应做出的外交战略调整,其主要目的是充当欧洲国家介入印太地区事务的急先锋和召集人,积极将法国的全球治理理念,特别是海洋安全治理理念扩展到印太,在印太地区保持实力均衡,从而重塑法国的大国地位。
    积极构建“战略同盟”
        近年来,随着美日等国家提出并炒热所谓“印太”,地区热点风险频发,安全形势日趋复杂,远在欧洲大陆的法国在加大自身对地区安全事务介入力度的同时,也开始寻求与该地区支点国家的合作,特别加强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防务互动。
        2018年3月,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后首次出访印度,两国签署了关于法国在印度洋的基地向印方船舶开放后勤保障支持的协议,标志着其与印度防务合作进入新阶段;双方还同意设立部长级年度防务对话机制,两国军队每年都开展高水平的联合演习。2018年5月,马克龙在出访澳大利亚期间,首次提出构建由法印澳组成的“印太同盟”的想法,希望把法印澳三边合作打造成地区“新的平衡力量核心”,并于2019年访问日本时,又建议日本加入这一多边机制框架,将集体安全的范围扩展到东亚地区。
        作为打造法日澳印“战略轴心”的军事抓手,法国积极主导和参加与日澳印在印太地区举行的各种联合军事演习。例如,2021年2月9日,法国派出红宝石级攻击核潜艇“翡翠”号和支援舰“塞纳”号,在菲律宾海与美国海军“麦凯恩”号驱逐舰、日本海上自卫队“日向”号直升机航母举行了反潜联合作战军事演习,这是美国海军与法国海军在美国第七舰队行动区域内少有的合作,也是日本海上自卫队首次与“翡翠”号核潜艇开展的联合演习。
        当前,在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大力恢复联盟体系。在此背景下,法国频繁派遣军舰前往印太地区军演,试图通过力量威慑,向远离本土的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扩展其军事存在和影响力,建立类似于“美日澳印”四国机制的法日澳印“战略同盟”合作关系意图十分明显,其最终目的是体现和维护其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积极加入到大国地区角逐之中,避免在“大国游戏”中被边缘化。
    不会“选边站”
        法国作为老牌欧洲强国,是欧洲建设发展的法德“两驾马车”之一,推动欧洲一体化建设,特别是推动欧洲防务联合,维持欧洲及其周边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才是法国的当务之急。
        目前,欧盟各成员国利益诉求并不相同。除法国外,欧盟及其他成员国至今未出台“印太战略”。这将会妨碍法国推动欧盟在印太采取一致行动。同时,受到地理上相隔太远,以及军费削减及欧洲自身防务的牵制,法国也不可能把主要精力和军事资源投入印太,既无力投入更多兵力,也无强大的战略投送能力,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未免会捉襟见肘,无法有效实现其“印太战略”确立的战略目标。法国加大对印太的参与力度,最根本原因还是试图通过在该地区的军事行动,提升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并借此扩展自己在欧洲的影响力。
        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国家众多,国情差异巨大,利益关切不同,法国与域内国家缺乏长期深度合作的基础。对于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来说,与法国进行防务合作主要还是想借力法国在欧盟中的“领头羊”地位,通过其在防务体系方面靠近欧盟,从而在可预期的未来与欧盟在政治和军事上实现对接,进而把欧盟引入印太,遏制中国在该地区不断上升的影响力。
        对于法国来说,与中国在印太并没有根本上的利益冲突。加强与日印澳等国的关系,并不意味着法国必须“选边站”,其所强调的“航行自由”“遵照国际法”等意愿也不具有明确的指向性。因此,法国在与这些国家合作的同时,也会保持适度的距离,避免在无意中成为这些国家实现私利的垫脚石。在这些因素的制约下,所谓的法日澳印“战略同盟”仅仅会是一个象征性的设想,而缺乏牢固的共同利益基础。(据《环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